更多精彩

梦断惊魂

2019-01-08 23:0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殷宏章 阅读:426

南林县头林乡柳湾村,有个牛能退伍的老兵。中等身材,个头不高,相貌平平,为人随和。因为在那个年代吃不饱肚子,所以就到村部报名当了兵。走时父母嘱咐到了部队要好好干,满脸笑容的告诉二老会混出名堂。在部队干了六年过去,只搞到个炊事班班长。心恨没有多读几年书,自己晓得小学没毕业。瞧见家乡同去部队的战友,都能提职连级以上干部了,自己没有文化整天围着锅灶,想着上火就只好退伍回家了。

村里人说:“牛能,你不在部队里好好干,这怎么想着回来家了?”

牛能说:“大爷,那到部队整天围着锅灶,我闻见油腻味就烦死了。”

村里人说:“你,你父母说在部队当班长,这怎么到部队做伙夫了?”

牛能说:“大爷,那叫啥班长说出怕笑话,我就是个带头做饭的人。”

村里人说:“牛能,村东头二贾听说当连长了,都同去没文化咋就提干呢?”

牛能说:“大爷,那二贾是个能说会道又送礼,我没有那个溜须拍马的本事!”

村里人见到就问部队的事情,牛能是多远都躲着怕见了。因为心情不好出现懒干活,所以天天躲在家里不出门。父母总是打理着田地上活,忙的日出而作是日落而息。瞧见儿子整日懒散的样子,父母看在眼里却急在心中。隔壁王婶经常来牛能家串门,没啥事时总找牛能母亲闲聊。看见牛能整天这种堕落情况,她给母亲想了个不奈的办法。让牛能父母是抓紧托人,想办法给儿子找个媳妇。你别说王婶的主意真不错,没想到对牛能是很有效果。

母亲说:“儿子,你整天游手好闲懒干活,我和你父亲都操碎了心。”

牛能说:“母亲,那不是在部队刚回家了,我现在心想宽舒畅多了。”

母亲说:“儿子,你现在才像是个正常人,我和你父亲心里很高兴。”

牛能说:“母亲,那不是现在有个媳妇了,我再不自立真就有愧了。”

母亲说:“儿子,你在家里帮助娶了媳妇,都盼着你们好好过日子。”

牛能说:“母亲,那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我们都会记住你们的好!”

在父母真心真意的撮合下,牛能和花儿就走到一起。没有都市迎亲婚嫁的繁华,只是简单在家举办了婚礼。乡里乡亲前来吃喜酒的人,四面八方赶礼的人数不少。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农家大院里都摆满了酒席,乡亲们喝着喜酒吃着佳肴。有说有笑似忽高忽低的家常话,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喜庆的芳香。牛能拿起酒瓶是倒满了喜酒,小夫妻端起酒杯向客人敬酒。你一言是我一语,酒席进行到尾声。乡亲们吃完喜酒都纷纷走了,小夫妻就进入了洞房花烛夜。

牛能说:“花儿,我家条件都知道不富裕,你喜欢我到底是图啥呀?”

花儿说:“牛能,这喜欢是你人而不是钱,我嫁给你前就知道情况。”

牛能说:“花儿,我怎么就得到你的芳心,你看哥模样长的也不帅?”

花儿说:“牛能,这相亲见你甜蜜的笑容,我心里就出现如痴如醉。”

牛能说:“花儿,我咋越听越感觉心没底,你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花儿说:“牛能,这或许就是人间的缘分,我们相亲相爱才走到一起。”

村干部知道牛能在部队的情况,晓得在部队当过炊事班的班长。不但在做饭和炒菜是把好手,而且在部队养猪也是个能手。经常受到连长和指导员的表扬,同时也获得连队年年给予表彰。生活中有些的事情,让人都是难以预料。即使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都有可能说不清和道不明。柳湾村有个集体办的猪场,说来也巧是缺少个饲养员。在村干部做了一番思想工作,牛能荣幸当上了猪场饲养员。谁想在村里集体办的养猪场,又认识一个马寡妇饲养员。在一起工作时间长了,都很投缘是日久生情。

马姐说:“牛能,这听说你是养猪的能手,我们猪场就靠你管理了。”

牛能说:“马姐,我们还是共同管理猪场,你不帮忙猪场也搞不好。”

马姐说:“牛能,这刚结婚你生活幸福吗?我听说找了个漂亮媳妇。”

牛能说:“马姐,我和媳妇过日子还凑活,你说幸福的话谈不上了。”

马姐说:“牛能,这姐可没有把你当外人,在一起工作有些时间了。”

牛能说:“马姐,我和媳妇时常的打冷战,漂亮女人都不想要孩子?”

这天夜间天空中乌云密布,那瞧见时不时的电闪雷鸣。大风呼呼的刮,雨哗啦哗啦的下。风吹打着窗户噼里啪啦,雨落在玻璃上滴滴答答。大风刮起似猛兽般怒吼,电闪雷鸣像天崩地裂。牛能和马寡妇是猪场饲养员,日常工作和生活都住在猪场。柳湾村村办集体的养猪场,有牛能和马寡妇负责管理。他们平时在工作和生活中,都是形影不离和相互照应。大雨使马寡妇睡梦中惊醒,一片漆黑让她感觉到害怕。只好起床急忙走出女工宿舍,战战兢兢敲开牛能宿舍的门。

牛能说:“谁呀?这么晚打雷下雨不睡觉,你敲什么敲要不要人活。”

马姐说:“我呦!这打雷和下雨太吓人了,我想到你宿舍来避一避。”

牛能说:“马姐,这咱们孤男寡女在一起,你就不怕别人会说闲话?”

马姐说:“牛能,这话说的听着有些变扭,我来你宿舍真就出事了。”

牛能说:“马姐,这看上去大我不了几岁,你长的依然是丰满迷人。”

马姐说:“牛能,这话到你嘴里就变味了,我一个女人能把你吃了!”

牛能推开猪场宿舍房间的门,她冲上去抱着牛能就不放手。呀!妈呀!牛能示意想要让她撒开手,可马寡妇晓得坚决不理睬。咱俩这样的话不好,说的话就是不答应。牛能身体在微微的颤抖,马寡妇抱着是越来越紧。一个孤男寡女在一起,一个相依相伴在一块。全身上下血液在沸腾,犹如燃烧的干柴烈火。牛能忘掉姐弟间传统的观念,满脑子都稀泥糊涂想着美事。伸着脖子用嘴正想要轻吻,只见猪圈有头猪哼哼叫唤,心里想的美梦给打乱了,急忙来猪圈观察了情况。

马姐说:“牛能,你瞧见是哪头猪在叫唤,这头猪是不是真就饿了?”

牛能说:“马姐,我没有看清楚是哪头猪,这人来怎么就不叫唤了。”

马姐说:“牛能,你说这头猪是不是很怪,这真会赶时间凑热闹了。”

牛能说:“马姐,我也感觉有头猪不对劲,这咱们一亲热它就叫唤。”

马姐说:“牛能,你在猪圈说要不要脸了,这头猪晓得死鬼你坏呦!”

牛能说:“马姐,我不是故意想占你便宜,这也是控制不住的欲望。”

马寡妇撒娇的打打闹闹,牛能抱着就轻吻了一口。只见那头老黑(黑猪)哼哼叫唤,她跟牛能说老黑吃醋了。牛能听到是头老黑在哼哼,看见这头猪长的模样很怪。悄悄的鼻子,尖尖的嘴。肥胖的身子,短短的腿。心里面越想是越来气,在附近找来一根树枝。一边儿打着是一边说话,让你吃醋让你多管闲事。打的老黑猪疼得到处乱跑,牛能还是不依不饶的追打。瞧见自己满身都是伤痕,用嘴猛拱一下牛能屁股。让牛能爬地来个狗吃屎,看得出老黑真的急眼了。

牛能说:“嗨呀!你老黑敢用猪嘴来拱人,我非把你割掉做下酒菜。”

马姐说:“牛能,我说死鬼叫你不干好事,这老黑都看不惯反抗了。”

牛能说:“老黑,你在猪场再不服从管制,我哪天非先宰了你不可。”

马姐说:“牛能,我看上去老黑都不理睬,这雨停夜静都去睡觉吧!”

牛能说:“马姐,你听食堂里有电话响了,我们赶紧去接个电话了。”

马姐说:“牛能,我说不是杀猪就是请客,这就是村部饭馆的地方。”

第二天,县相关部门领导到村里调研,按照村长昨晚打来电话指示,让猪场准备好迎接的工作,搞好杀头猪招待上级领导。根据乡政府相关文件的规定,村务必做好迎接和招待工作。在那个物价是统供统销的岁月,买布料称点肉都要凭票的时代。老百姓在逢时过节才见到荤,平时能把肚子填饱就不错了。村里面杀头猪来招待县领导的客人,看得出村干部对待调研工作很重视。县里面提出调研是共产党的好政策,村里人都知道是政府给百姓办实事。

马姐说:“牛能,这村里面来了什么大官,我们买酒杀猪招待客人?”

牛能说:“马姐,我们村百姓有好出路了,你没听出县领导来调研?”

马姐说:“牛能,这来调研是有什么好处,我没读过书你给说一说。”

牛能说:“马姐,我们村在好政策下要富,你没有文化说了也不懂。”

马姐说:“哟哟!这多读点书就来装逼了,我没看出来你有票区别。”

牛能说:“马姐,我们去挑选哪头猪要杀,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牛能心目中早就有数了,显然想把老黑猪给除掉。这头爱吃醋和捣乱的老黑猪,真就是牛能眼中钉和肉中刺。当他们都走进了猪圈时,却发现老黑猪就不见了。嗯 !这,这是怎么回事?马寡妇上前一步清点数目,也觉得十分蹊跷少了头猪。牛能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四面严实坚固猪会飞了?经过两人共同的商量,决定打电话汇报村长。县长和相关领导挨家挨户的走访,眼瞅着快到了中午要吃饭的时候。在村长真心实意的邀请下,只好都准备着往猪场赶了。

县长说:“村长,这村调研走访差不多了,我们先去猪场看一看吧 !”

村长说:“好呀,欢迎对村猪场检查工作,我们中午用餐都准备了。”

县长说:“村长,这千万不要搞铺张浪费,我们先去看一看猪圈吧!”

村长说:“县长,我们猪场养了几十头猪,有两位饲养员打理工作。”

县长说:“村长,这村都有集体办的猪场,我们来调研走错地方了。”

村长说:“县长,我们村整体看比较困难,这猪场是村里支柱产业。”

在村长和村里干部的陪同下,县长和相关领导参观了猪场。对村办猪场的基础建设和管理工作,当场县长给予高度评价和口头表扬。在肉蛋市场都比较紧张的情况,为我县“菜篮子”的工程做了贡献。头林乡柳湾村村办集体的养猪场,为全县致富带了好头和树立典范。我们回到县里要召开个“三干”会议,动员县、乡和村干部研究致富门路。呼吁全县干部到柳湾村进行实际考察,号召我县各部门各单位学习致富经验。

村长说:“县长,我们工作做的还不够好,欢迎多来村里指导工作。”

县长说:“村长,你们村里工作做的不错,我们对该表扬就要表扬。”

村长说:“县长,我们餐厅都准备了饭菜,请县领导都去食堂餐厅。”

县长说:“村长,你们村招待工作很到位,我们走村串户肚子饿了。”

村长说:“县长,我们村是比较困难的村,你们来招待不周望海涵!”

县长说:“村长,你们千万不要大操大办,我们到村肚子搞饱就行。”

县长和相关领导走到食堂餐厅,看见餐厅桌子上摆满美酒佳肴。突然,满脸的笑容变成了阴冷的面孔,空气中像布满严肃紧张的气氛。县长在桌子边走了一圈,嘴里唠叨这要花不少钱。村长瞧见县长不高兴的样子,急忙上前向县领导们来解释。县长问马寡妇招待酒席的事情,她如实回答了县长提出的问话。刚才县长和相关领导考察猪场,还夸奖自己村里工作做的很好。都说溜须拍马要分场合,谁想办件好事却搞砸了。站在旁边脑瓜子冒汗,心想村长乌纱要完了。

县长说:“村长,这养的猪你是想杀就杀,谁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力?”

村长说:“县长,我们村部商量才敢决定,这是想请你们尝新鲜肉。”

县长说:“村长,这杀了头和摆满了酒宴,我们在浪费群众血汗钱。”

村长说:“县长,我们往后工作上注意了,真就没想到问题重要性。”

县长说:“村长,这样招待客人心情理解,想到滋生腐败敢享受呀!”

瞧见县长和相关领导都低声细语,没有吃午饭就匆匆离开柳湾村了。没过几天全县召开了“三干”会议,在县里面柳湾村真就是出名了。既表扬了柳湾村办猪场的好事,也批评了村长招待搞不正之风。呼吁全县干部到柳湾村实际考察,号召全县干部去柳湾村学习经验。全县召开“三干”会议结束,没过数日村长就辞职了。有人说村长在县里挂了彩,有人讲村长给乡里免职了。牛能和马寡妇少了头猪,分别给予了警告和罚款。谁想马寡妇找到知心的爱人,她离开养猪场就结婚嫁人了。

花儿说:“牛能,这县长来到村里面调研,村长没有讨好倒免职了。”

牛能说:“花儿,我最讨厌是拍马屁的人,这村长的职务给革得好。”

花儿说:“牛能,这马姐都结婚是嫁人了,你现在一个人打理猪场?”

牛能说:“花儿,我占时先打理猪场的活,书记说过些天来人上班。”

花儿说:“牛能,这马姐离开猪场嫁人了,你是否心里有些想念吧!”

牛能说:“花儿,我和马姐没你想的龌蹉,这都胡说八道些什么话。”

牛能回家时看望了媳妇,又来到了村办猪场上班。媳妇晓得牛能在猪场上班忙,她知道丈夫猪场工作比较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了夫妻是生活的美满,牛能每个星期回家一趟。白天村部对猪场有了安排,临时找人前来给猪场帮忙。夜晚牛能就只好空守着猪场,只能一个人住在职工的宿舍。一般人真要在偏远的地方,那想起空守着猪场会心虚。人们讲乡村出现的故事多,民间说怪事流传的也不少。牛能胆子大真就什么都不怕,或许当个兵有着军人的威信。

牛能说:“你是,你说话的声音咋好熟悉,我在睡梦中让你搅醒了。”

老黑说:“呵呵,打乱你和马寡妇的美梦,我是你想要杀的老黑呀!”

牛能说:“老黑,你是不是回到高老庄了,少头猪挨骂不说还罚款。”

老黑说:“呵呵,这不离开你是真要杀我,我看你有些是动机不纯。”

牛能说:“老黑,你到底是个人还是头猪,我看不到你像见到鬼了!”

老黑说:“牛能,那是人是猪都不太重要,你当是鬼我要去天庭了。”

白天猪场工作累得要死,晚间是睡梦中遇见老黑。牛能睡梦中听到熟悉的声音,那是老黑在猪场宿舍的呼唤。瞧见房间是伸手不见五指,心里面想着想着有些害怕。我一直想把老黑给杀掉,如今是不是来找我算账?老黑告诉前来看望的想法,没有说要伤害牛能的意思。让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在心里面开始就慢慢的平息。老黑临走时就留下一句话,让他好好善待自己的媳妇。本本分分的做人,实实在在的做事。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