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恍若穿梭,一袭爽滑元通古镇

2018-10-05 00:0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萧月月 阅读:700

匆匆促促,奔奔波波,仿佛站立1650年前,看着元通,繁华鼎盛,市井喧嚣,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穿街过巷乡民客商,讨价还价于天空之下,古镇街道,一个个脸含笑靥,为交易成功,把酒言欢,去品尝一个痛快,酣畅淋漓,快意言哉。

可我早不是千年那时的乡民或客商,而是现时代一个游客,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小老百姓,与妻和孙子,大老远地跨越40多公里,风驰电掣地乘坐大巴,站立在了元通,一个古巴蜀崇州地界四大集镇之一,在文锦江、味江、泊江三江汇合之地汇江,去嫁接古镇风云,觑一个爽滑舒适,阐悟闲适人生的旅行妙趣。

这时的汇江河畔,元通古镇还处于蒙昧状态,天空刚刚放亮,整个大地黛黑才退,熹微绽放,蔚蓝天幕,一袭流云荏苒,鸟儿在啁啾中翔宇,大有与天嬉闹意趣,古塔矗立古城房屋之上,凌空独立,泛现别样意趣,让我们凭生陶情逸致,欣欣然哉。

走在汇江河畔,觑天觑地觑风光;行走横跨江河铁索吊桥,晃悠晃悠,如同坐上滑杆,一身轻飘飘地,幽雅又舒畅。掠眼望去,江水流淌,平缓淙流,静寂无声,千百年来,从未曾间断,今天我们到来,也依然一样。江风习习,凉意相袭,那种从炎热过渡到凉爽快慰,一下在心头荡漾。

好一处元通古镇,仿佛活的清明上河图,任文井、味水、泊江,三龙彩舞,以水为结,化成水镇良缘;轴轳、码头、仓厫,百货散集。从遥远到现在,她以水为躯,以水为魂。她因水而生,因水而盛。惜字宫、龙井水,养育千年元通人,铸铁、竹器,川芎、油花,铸成川西小成都。

出发前了解的元通,还真起了作用。我一边仔细看着,元通街道,静静地,因为太早,没有多少行人,街上商铺,打开很少,多数关门闭户,毕竟的早,别人何必准备迎接。

安安静静街道,木板房,青瓦房,连片而建,通透明亮,群板式穿榫,飞檐翘角,雕梁画栋,仿佛有时光被锁住,脚步轻盈,慢慢地踱,惟恐错过古镇风景,为自己带来游览遗憾。

我站定,仔细地对古建筑进行了觑看,拍一拍,那一砖一瓦,如同承载有岁月沧桑,饱经风霜,濡沫风雨;屋檐上蛛丝,墙壁上青苔,早被小镇悠久历史,浸润出水的意象,肯定有许多故事,还藏匿于里,需要我们自去揣测,可成文学创作题材,而非凭空臆造。

小镇还真是静寂天堂,无声无息,石板路就是节拍,每走一步,都能清晰听到声响,将脚步定格,从街的这头,通向那头,你要去想,去看,去思量,自己是否真是与天籁,有了契合时机,让你在今天兑现。

我曾查阅了相关资料,元通古镇还真是源远流长,声名远播,历史悠久,传承弥久。据史料记载,元通古镇当追溯至东晋时期,其建置已有1650多年,不过当初名非元通,而为水渠乡,而元通称谓之由来,光绪三年的《崇庆州志》曾有记载,意为与古寺有关。明英崇正统年间,有圆通寺始建于水渠乡,由于此地居水陆要冲,僧侣商贾云集,买卖居家渐聚于此而繁华起来,故清代便在此兴场建镇,便以寺名为场名,其后于民国时期称元通,上世纪40年代改为元通镇,意寓兴业经商“圆和通顺”。自此更加名声大噪,水运码头昌盛,商贾川流不息,舟楫往来不断,明代就已出现“良田数万亩,烟火数千家”,让物产丰富,人杰地灵,至清代,南方各省客商纷纷来此建馆兴业,形成了独一无二“小成都”称谓。据导游介绍,那古镇街桥江岸默默伫立的各省会馆,就是当初昔日辉煌见证。

元通古镇可游览地方很多,但限于时间关系,我们还是行走街道,一步一觑,一家一家看来看去,几乎家家户户,均是干净整洁,与时光同行。尤其逛了逛元通镇有名的黄家老宅,即国民党黄润泉将军旧居“黄家大院”,目睹天井硕大,考究龙门石刻,美人靠栏,马蹄形廊道,走马转角楼,四边镂空花栏杆,木楼回廊等等,让昔日灿烂辉煌,早随历史烟云,只能于凋蔽破败老宅建筑,觅到一丝踪迹,去空自慨叹,江山易改,没有永恒的繁华昌盛。

看来觑去,罗家大院吸引了我的注意,虽说它没有黄家大院豪华气派,宽敞幽深,逊了一筹;可它的全木结构建筑,楼阁穿廊,开窗天井,通风透气,空气清新,门廊里的撑弓、挂簏等浮雕十分富丽,前面临街,后面临水,一穿而过,是真真正正风水宝地,典型的集经商、住宿、库房、厨房于一体的商业性建筑。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励志的典型,可创作出小说,更可改编成电影电视。而罗家大院的建造者,当是大名鼎鼎的罗家幺寡妇。据说当在清朝年代,她公公62岁时,意外得到了一大笔钱财,由于三个儿子不务正业,便将钱财分给了儿媳,之后三个儿媳都成了寡妇。但三儿媳擅长经商,很快富甲一方,并在街上修建了此座豪宅大院。

看着这元通古镇的这样那样,它的老街老坊、惜字宫阁、气派广场、古意戏台、各个会馆、牦牛肉馆、铁索吊桥、天主教堂、竹器巷等等古色古香风貌,建筑古朴典雅,仿佛穿梭了上下千年,最终濡沫于元通古镇老茶馆,学乡民与原住民一样,呷着缕缕清茶的馨香,与太阳,与月亮一起,在岁月长河,晾晒快慰红尘,诗意栖居,并于三江汇合,去找寻那水一样的清凉,过完一生一世,而不虚度芳华。

依依惜别的时机快要到了,我们又走在了古镇汇江河畔,一边是古镇,一边是河流,古镇依然吸引四面八方宾朋,河流依旧水流不息,镇与水,在这上上下下的穿梭中,你依托着我,我眷顾着你,而我自己与所有游客,方为旅人,从那里来,回那里去,仅在此时,看到了那令人惊叹和感动的美好,仅存在记忆深处,有时拿来晾晒,咀嚼或把玩,这就是所有旅行大军的心态,在此地吐露心声,直至缓缓离去,今天得以作文。但我还是万分欣喜,毕竟,恍若穿梭,一袭爽滑元通古镇,自是我的本文标题,更是我的心声,让它,一点一滴地,与时光浸渍,惟留一缕烟尘。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