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能在正当最好的年纪遇上你,但你最终还是来了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大全网 - 注册送58体验金_开户注册送68体验金_注册送体验金网站大全

更多精彩

没能在正当最好的年纪遇上你,但你最终还是来了

2018-08-04 02:0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黑白间有过渡灰 阅读:920

文/姜小喵

文章首发公众号 聚贤给(ID:Listen-Share)

一 起意

写这篇爱情小短文的初衷是有感于我父母的相处模式。

父母都是农村户口,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结缘基本靠相亲。

我妈年轻时也算是一朵村花,不选工人,不选小开,就是看上了门当户对的老爸;当然,我爸当年也是帅小伙一枚。

父亲身上有不少优点,但就是脾气倔,冲动易怒;听我妈说,两人有好几次都闹到村委会去,要离婚。

但关于他们所说的争吵,我和大哥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反观两老步入退休生活后,我觉得两人的相处模式有爱极了。

平日我妈住大哥家帮忙带小孩,但周末一定要回去;她说回自己家才舒服。其实我知道她是不放心老爸。

有一次,老爸破天荒地打电话给我,支支吾吾地说半天,我连猜带蒙才了解他的意思:我哥加班没时间送妈回去,让我去接一下~~我爸的倔强,也会为我妈小小地柔软一下。

虽说年纪大了,老爸的脾气收敛了不少,但是心性一上来,劈里啪啦的,也只有我妈能拉得住。

最温馨是每天早晨,爸妈在庭院里轻声细语地聊天,家长里短,都是些儿女啊,亲戚啊,吃饭啊,买菜啊,零碎得叮叮当当,但就是听着就觉得接地气,很暖心。

都说年少夫妻老来伴;所以,不管年轻的时候如何热闹,如何绚烂,走到后来,还有人愿意一同与你粗茶淡饭,闲话家常,互相包容着相伴相守,不也是人生至美吗?

二 故事

对着镜子,芳知捋了捋头发。

镜中的人,柳叶眉,瓜子脸,纤秾合度的身材裹着一袭玫红色的连衣裙。

打了粉底,仔细描画了眉目,又薄薄地上了一层胭脂,如果不细看,没人看出她已经38岁了。

但额角与眼角处分明已经被岁月割出了纹路,眼神的淡漠、沧桑也投射出了内心的苍凉与荒芜。默默地,她擦掉脂粉,又换回了一身素衣。

周阿姨看到她,嘟哝了一句,也不知道打扮打扮。

芳知无声地笑了笑。打扮又有何用。无论她用如何的装扮,也不能改变对方想要剖视、审判她的目光。

周阿姨是母亲生前颇有交情的工友。半年前母亲临终托孤,让周阿姨帮芳知找个伴,好让她余生不会孤苦伶仃一个人。

芳知答应相亲,多半也是为了圆母亲的一个心愿。母亲在病榻上缠缠绵绵有八九年了,她总觉得是自己的病拖累了芳知的幸福;其实是因为有了母亲的存在,芳知才找到了面对生活的勇气。

芳知年轻时犯过一个很大的错误。她当过小三。

芳知自小父爱缺席,是母亲含辛茹苦一手将她拉扯大,而母亲因为生活的艰辛,满身病痛。

委身年纪足够当她爸爸的老板时,有渴望父爱情结,多少也有让母亲过上安稳的好日子的考虑。

未曾想遇上了一个厉害的原配,五年的青春托付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以为是爱,寻根问底却原来只是欲。

更难堪的是事情闹回了老家,母亲一气之下病上加重。芳知努力了一年时间,才取得母亲的原谅。那些生活的伤痛也慢慢麻木在工作、照顾母亲的连轴忙碌中。

将要与芳知见面的这个人叫老方,50岁,鳏夫,其貌不扬,木纳甚至有些迂腐,是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多年一直不肯再娶,多半也是为了孩子。小孩刚考上一所北方的大学,也支持他找个伴。

老方对芳知很满意,于是她对周阿姨说,那就他吧。

芳知说,那些人看她,都是审判,挑剔,计较,盘算,只有他看她,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老房子卖了,用来偿还这些年帮母亲治病欠下的债。她搬进了老方的家。

让芳知觉得意外中带点感动的是,老方很尊重他,另外安排了房间;老方嗫嚅着说,不急,我们有时间,慢慢来。

她主动承担了家务活。而老方总是在她扫地时,他就拿块抹布在她附近东擦西擦;她做饭,老方就进来打下手;她晾衣服,他就帮忙递衣架夹子;饭后两人一同去散步,也没有多少话说,但芳知一偏头,就能感觉有人在身侧知冷暖,母亲病逝后飘零的心好像也能找到了归处。

风吹乱了芳知的头发,芳知刚要抬手捋一捋,马上就感觉有只手抚上了她的头顶。芳知下意识地躲避开了,老方伸着手,半握着拳头,有些尴尬地晾在了半空中。

是什么?芳知对于自己的敏感觉得有些歉意。

老方摊开手掌,掌心中躺着一枚橘红色的凤尾花形状的发夹,说,他看到班上的有女学生戴着,觉得挺好看的,于是拜托学生也买了一枚送给芳知。

芳知的心,被老方的心意熨烫过,像是被触碰的含羞草一般,瞬间收缩然后舒张,是心动了吗?

也许是供血太足了,芳知的脸颊微微发烫,她头颅微垂,说,那帮我戴上吧。

又过了半年,母亲忌日,想起母女相依为命的往日,芳知悲从中来,抱着母亲的遗相哭泣不已。

老方有点手足无措,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得一味地拍着她的肩膀说,别哭,别哭,我在,我在呢。

年少时读到沈从文先生的名句——我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芳知觉得这种幸运真的是美好。

年轻时候,她也美过、热闹过,她没能在最好的年华遇上他。可即便遇上了,当年的芳知也不会看上老方,那时的她有很多选择,那时的她没有经历过生活的艰辛,没被流言蜚语淹没过,不明白一颗真心有多么宝贵。

原来皮囊、物质、浮华等外在的,心一变就什么都没有了。

芳知被生活痛击过,绝望过,原以为就要这样无感地过着余生;即便当时答应与老方成婚,也只是想找个生活的落脚处。不曾想,老方这把温吞吞慢腾腾的火,还真的捂热了她的心。

此时此刻,芳知坐在阳台上,看着天边的云蒸霞蔚,一颗红心的鸭蛋黄慢慢西沉,她突然心有所至地喊了一句。

老方穿着围裙从厨房探出头来,应了一声,怎么了。

芳知回首一笑,说,过来陪我一起看夕阳。

老方带着一身甜熟的饭菜味坐在了芳知身侧,她轻轻地靠了过去,老方反手握住了芳知的左手。

爱情不分早晚,只要是对的,来的时候,就能经过眼眸落实到心里。

虽然已过小半生,但是芳知觉得这一切都刚刚好!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