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对不起,我们不合适

2018-07-12 00:5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一尺素 阅读:518

文/一尺素姑娘 微信公众号 一尺素1997

01

“雯雯。”

教室外的走廊上,杨雯停下脚步,一道最熟悉不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低沉沙哑的独特嗓音,曾经温暖了她整个大学时代。他...回来了,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回不到从前了。

她愣了几秒,躲是躲不过的,正思考用什么开场白,一个高大的身影蹭到他身前。

杨雯瞥了一眼他的脸,又低下头,那句曾演练过无数遍的“你回来了”窜出喉咙却变成冷漠而疏远的“你好”。

四年的时光,久违了。

“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韩东抓住杨雯的双手捂在怀里,近乎乞求的低沉音,让她想起,四年前在分别前一晚他将自己抱在怀里说的那句“等我回来好不好?”

“我已经结婚了。”杨雯奋力将双手挣脱开,后退好几步。

韩东瞧见她右手无名指上最刺眼的戒指,心里却还存有一丝侥幸:“你说过会等我回来的。”

“之前已经说了,我们不合适。”杨雯提了提单肩包,准备离开。

“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不了,他知道了会不高兴的。”杨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错开身,直径往前走。

“哒哒,哒哒”一声声清脆决绝的高跟鞋声响,正一脚一脚踏在他心头上。

韩东望着杨雯离开的背影,想到四年前,自己远赴他乡时,她肯定很难过吧。

02

因是周五,中学一般中午就放学了。

杨雯两眼无光地漫步在回家的路上,第一次不想早点回家,难道是因为他回来了吗?

杨雯和韩东是大学同学,在同一个教室里上课的俩人,无论从家境到学识,还是从谈吐到外貌,都是天壤之别。

杨雯是农民世家,在祖辈里,大概最值得一提的是她爷爷的奶奶曾是地主婆,相当威风。杨雯她自己,在杨家人里,是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知识分子,可把家人高兴坏了。知道成绩的那段时间,她爸在村里都是挺直腰杆走路。

而韩东家,爷爷奶奶就是大学时期相爱的,爸爸是省会城市的税务局高干,妈妈是注册会计师,某公司财务主管。

杨雯拼尽全力考上的大学只不过是韩东高考发挥失常随意选的高校。当韩东追求杨雯时,大家都认为是他开玩笑,当然,杨雯也这么认为。那时候的她,圆不溜秋,脸和手臂黝黑黝黑。她在大学室友的提醒下,才知道夏天女孩子出门要涂防晒霜,要打伞。原来,肤美貌白并不是天生的。

韩东的一昧追求,让杨雯一直以为是羞辱她。可当韩东越来越认真,事无巨细时,杨雯越发觉得这个男生并不令她讨厌。相反,在这个并不亲切的地方,好像只有他能对她倾露真心。后来,她期待与他相处。

他俩的结合,无异于大家口中的高富帅爱上丑小鸭。起初,杨雯遮遮掩掩,公共场合与韩东保持一定的距离。韩东不在意他人的想法,甚至想让大家都知道杨雯是他韩东的女朋友,总是不经意间牵起她的手。

英语是杨雯最弱的一门,老师经常点人回答问题,她常常头疼到想请病假。韩东悄悄坐在她身旁,用他那低沉沙哑的独特嗓音为她翻译老师那噼里啪啦的全英文。

韩东把钱充进杨雯的饭卡,一起挤食堂。杨雯最喜欢吃糖醋排骨,每当中午,她拿着包占座位,韩东奋身挤进人群,小嘴像抹了蜜一般,“阿姨,可以多给我打点糖醋排骨吗?”于是,每次都“色诱”成功。韩东“凯旋归来”后,杨雯夹起第一块排骨喂到他嘴边:“辛苦啦。”

“不辛苦,不辛苦,应该滴。”韩东咬住排骨,顺而咬住筷子。旁边人吃了一大口狗粮表示不满,怒视几眼。杨雯的脸瞬间通红,直至耳根。

晚上杨雯和韩东一起在操场跑步,一圈又一圈。杨雯坚持不住了,韩东牵着她手带跑。

几个月的时间,杨雯整整瘦了二十斤,整个人轻快许多,和之前丑小鸭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在杨雯心里卸下一层负担,至少在外貌上,能与韩东匹配。

四年大学的时光转瞬即逝,转眼濒临考研,就业和出国的抉择。杨雯打算就业,韩东支支吾吾,总是含糊其辞。后来,她在他室友口中得知,韩东的家人已经为他准备好出国。

那个晚上,韩东将杨雯送到女寝楼下,她生气地质问他为什么不告诉她要出国?韩东回答说不知道怎么开口。杨雯并不会阻拦他,毕竟谁都想选择最好的路,谁都想过得更好。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会不相信他。

接连几天都没见着韩东,在他离开的前一晚,韩东来找她,将她紧紧拥入怀中,红着眼说:“等我回来好不好?”杨雯胡乱抹了几把眼泪,呜咽着:“好,我等你回来。”

她记得那个晚上天特别热,喝了两杯绿豆冰沙也解不了心里的那团火。

03

杨雯又去超市逛了一圈,拎一袋子东西,刚进门,听到厨房里锅铲在锅里的捞菜声。

“雯雯,洗手准备吃饭。”曾奇从厨房冒出头唤她。

饭桌上四菜一汤,杨雯有些惊愕:“今天你怎么早下班了?”

“你猜猜看什么好事?”曾奇故作神秘,一向严肃的曾医生只有在妻子杨雯面前才会耍滑斗嘴。

“加薪了?不对,还没到月底呢,难道是升职了?”杨雯思索着他平时总加班,提前下班这机会可是千载难逢,肯定有大事。

“恭喜您,曾夫人,您猜对了,来,吃一块红烧肉,作为奖励。”曾奇那本就单眼皮的小眼睛,一笑只剩一条缝了,他将一块半肥半瘦的肉夹到杨雯碗里。

杨雯望着眼前兴奋的曾奇,心里是欢喜的。如果说二十岁之前的她向往轰轰烈烈,完美甜蜜的爱情,那二十六岁的她,更适应于偶尔略带惊喜的平凡生活。她爱韩东,可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他们那遥远的爱情,她等得起,却等不到。这是她后来才幡然醒悟的。

和曾奇相识,是在韩东离开后的第二年。杨雯爸爸骑摩托车时不小心被汽车撞倒,右腿骨折。曾奇是杨雯爸爸的主治医生,杨雯请假回来,看到躺在病床上虚弱的爸爸时泪流不止,妈妈也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曾奇见惯了哭哭啼啼的家属,却没看到仅仅因为骨折而哭得那么伤心的,杨雯爸爸躺几个月就可以康复。他的心一下子软了,拍拍她的肩膀,递纸巾,说没事的,一段时间就好了。

杨雯一个劲地对曾奇说感谢,搞得他倒有些不好意思。后来,他来查房的次数变多,嘘寒问暖,对杨雯爸爸无微不至,简直比亲爸还上心。两人一来二去产生了感情。

04

吃完饭后,杨雯正洗澡,她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第一次,没接。又开始响,曾奇顺手一看,陌生号码,犹豫了几秒,点接听键。

“雯雯,别挂电话,我们见一面好吗?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电话那头低沉的声音,让曾奇隐隐感觉到不安。

“你好,我是杨雯的老公,她在洗澡。如果方便说的话我替你转达。”

“你现在有时间出来一趟吗?正好我也想见你一面。”

“好……”

曾奇和韩冬约好地点,先去卧室换了一套正装,再去浴室敲了敲门,只和杨雯说要出去,没说见谁。

正值炎夏,小城镇的夜晚要温顺许多,没有热烘烘的烦闷,偶尔吹来一阵风,略感凉快。

两人默契地着重装扮,坐在咖啡屋,其他人以为这俩人正谈合作呢。

“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和雯雯的生活。”曾奇先开口,一贯的严肃作风。

“你不觉得是你先破坏了我和雯雯的感情吗?”韩东低沉的嘶吼声,充分显示了他的不满。

“雯雯为什么会和你分手,你最应该去问你的母亲。”

韩东错愕,他不敢想象,如果真的是母亲从中作梗,以她在家里和公司至高无上的一派作风加上她的暴脾气,话应该会说得很难听,雯雯怎么可能招架得住。难怪雯雯突然和他说爱上别人了,要和他分手。即便坚持在一起,生活会很难熬。

“这是雯雯最好的朋友在饭桌上说漏嘴的,不信的话可以回去问问你母亲。雯雯她……没得选。”曾奇恨老天爷,为什么不让他先遇见雯雯,不然雯雯怎会为这人受那么多苦。

韩东已经不顾颜面,双手瞎扯自己的头发,面部扭曲成一团。他不敢相信这几年来一直是他错怪了她。

半个小时后,两人冷静下来。韩东想见杨雯最后一面,从此不再打扰他们的生活。

05

曾奇把他带到自己家楼下,收到消息的杨雯正从楼梯下来。

杨雯下巴都快掉得脱臼了,这俩人怎么待在一起?

“我先上去了”曾奇转身上楼,把时间就给他们。

“雯雯,对不起。”韩东的眼泪一颗一颗往下砸。

“傻瓜,我从来没怪过你。”杨雯红了眼眶。她知道,俩人都没错,他们有缘…无份。

“我准备明天飞美国,可以最后…再抱抱你吗??”韩东的嘴唇微微抽动,声音压得极低。

杨雯犹豫几秒,摇摇头。

沉默几分钟后,杨雯开口:“我得上去了。”

“我看着你上去。”

“嗯......再见......”

“再见......”

杨雯直至楼梯口消失不见,也没回过头。

韩东静静立在那,他听见身体里某处被狠狠敲打的声音,紧接着,落地,碎了。

他们都清楚的知道,这不比四年前的那场分别,没有期盼,没有等待,没有未来。过了今夜,再无明天。

杨雯换好衣服,回到卧室,躺在曾奇怀里,思索许久,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喃喃道:“曾奇,我们要个孩子吧。”

“好。”

这一夜,有人风雨交加,有人彻夜未眠。

作者联系方式 微信 yichisu1997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