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爱人 不一定是夫妻 恋人

2018-07-07 02:4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别梦寒 阅读:1164

爱人 不一定是夫妻 恋人

家庭纪实版(3)

别梦寒

闱:你好!

请接受我这样自我定位,我是你的公公,因为你最爱的丈夫是我的儿子。

我不知道这封信你能否收到,我不打算付出邮资,也没打算购买信封,更没计划放进你的邮箱,但我一定要写这封信,因为你已经是我儿子的妻子,也是我的媳妇了。

2008年11月15日你要儿子代你向我问好的暖意常在我的心头萦绕,不肯散去。虽时隔六年,但它对我而言是时记时新,时忆时馨。那是儿子头一回告诉我他同你的关系,也是我头一回知道你的名字——苏闱。

这是儿子头一回向我正式传递有关你的信息。他有女朋友了。那时他才二十四岁,你大约也是相仿年龄吧?那时你们都还没有获得满意与自信的知识,但你们能健康、自律和恒久的相处,并最终走到了一起,这不仅仅只是你们的幸福与自豪,同时也是我的幸福与自豪!

一对同学或同桌,从少年走到青年,再瓜熟蒂落,历经多年,其间的几多诱惑,几多憧憬,几多花前,几多月下,几多寂寞,几多争执,又几多无奈,但最终,你们成为了同学们感叹、惊羡与效仿的榜样。同桌的你,同窗的他,在将来的某一天,这是你们向另一代讲述与微笑的起始和资本,更是你们爱到永恒的坚实基地。

我为你们的正果自豪,更有欣慰。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曾经因为对方的胳膊越过课桌的中线而用笔尖偷偷地刺扎过侵略者,也不知道你们的鞋尖无意踏上了对方的脚背去用膝盖闷闷地碰撞过冒失鬼,更不知道你们因喜欢或讨厌对方在同学间表达与纠正过多少回?

长久的期待,必定是永恒的守望。

浪漫的开始,肯定是温馨的全程!

闱,我坚信,如果要你对我的推测给出评判,你绝对会说:“当然!”

岚,我相信,假使由你对我的理解作出点评,你一定会答:“肯定!”

这就是我需要的回答,更是你们互相侧耳的答案。

如果以七十年计算,你们间会有25.550天相守的日子,会有25.550个太阳与月亮的交替轮回,会有25.550幅四季风景油画与素描的轮换,也会有25.550次开门与关门的温馨声。这其中又会有不期而至的风雨、霜雪、雷暴,会有无数条河流、高山、悬崖侵袭与横恒在或挡在你们的眼前和脚下,请你们备好雨伞、涉水与攀爬的工具。

晴带雨伞,饱带饥粮。

闱,你一定清楚你的母亲是如何喜爱你的丈夫,我的儿子岚岚的吧?八零后的你们,都是独生家庭。你是你父母的唯一,你的丈夫同样是他们的唯一。岳母喜爱女婿,在某些方面胜过女儿,而且岳母对女婿的喜爱不论到了何种程度,都是正常的,合理的,应该的。

喜欢或喜爱是中国传统语意对人或物的表达。它们可以合用、混用与分别使用。它们是儒家教义对人的情感限制的委婉表述,它们不容许人们对情感作宽泛的伸展与精到的概括。它们只有田园的风光,没有花园的斑斓。在语意上,它们没有西方文明与伦理的直接和勇气。在中国,对于成年女儿,没有可观数量的父亲在对女儿的喜爱程度上敢于用“爱”来表白,他们将这个字囚禁在单一、狭隘和黑暗的地狱。他们认为这个字只能用于夫妻、恋人间。他们对除了夫妻、恋人之外的人有了深深沉沉的爱,而且他们在心里认同只有这个字才能准确彻底地说明自己内心的情感,但他们还是恐惧人们的耻笑与误解而使用婉辞:喜欢和喜爱。相同与相似或接近的情感表述要准确无误出现在不同身份年龄上,否则,你会遭到人们的痛骂。“爱”这个可怜的字既可以令人砰然心动,催人泪下,又能被人们耻笑嘲笑,口诛笔伐。“爱”这个字或音在中国语境中,即是天使,又是魔鬼。这不仅仅是这个汉字的悲哀与尴尬,也是中国文化的悲哀与尴尬,更是中国知识界的悲哀和尴尬!

闱,请你闭上眼睛想想猜猜,我对你接着会说些什么?

想一想,猜一猜,先合上这本书,不要急着看下去,一定哇!

我书写隔行后让你有个猜想的过程,当你的结果同我地吻合,那就同我的儿子击击掌。要是你没有或结果离题万里,对不起,得由我的儿子你丈夫捏捏你的鼻尖或者用他的指关节敲敲你高洁如月的额头。

有结果了吗?是否继续哥德巴赫猜想?

我还是有些嗫嚅与忐忑,我还是被中国传统文化的语境语意语法语句的限定所捆绑和枷囚着。

我挣断了这条绳索和砸碎了这具枷锁。

闱,请你不要意外、不适与震惊,我用了那么多的词句来阐述对“爱”的理解,我用了岳母对女婿喜爱的合情、合理、合法性,就是为了消除你心理不必要的震颤和颠覆。

我要告诉你并大声说:

我爱你,苏闱!

苏闱,我爱你!

因为我爱我的儿子,所以我必须无条件地去喜欢或爱他的妻子。假如我儿子的妻子不是你,没有你这样的达理、知性、品味和优雅,那么我对你的爱就无从起始,或者爱得没有这样深,这样沉,这种重,这种量。这也许正合了喜欢、喜爱与爱的递进关系和程度。我喜欢军人的语气,就一个字——“爱!”我对你的爱与对儿子的爱是一样的执着,一样的有力,一样的坚决,一样的铿锵!

闱,你可能从你的公婆、丈夫和社会上听闻了很多有关我的传闻,但那虚实的疆界是难以界定的。有一点你可以接受,那就是我的缺点与错误多于我的优点和正确。我自认为的负面与正面之处,鲜人可比,无人能及。

也许儿子和你认为我的过去与将来的一切同你无关,抑或仅仅只是一种间接的曾经。但我要告诉你,这是我的权利与义务。

在我儿子迎娶你的2014年1月2日,当他进入你盛装中的房间时,你要他对你的父母好,要孝敬他们。我的儿子,你的丈夫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你的这一要求。他爱你必须要敬爱你的父母,这同我爱他也必须爱你一样,毫不牵强。

如果你有兄弟他们都已成家,他们的妻子也都具有与你接近或相同的一切,你的父亲肯定也会接受我的感受。他只是和我一样,不便由他自己亲口说,再由你亲耳听。

闱,你婆母恩赐给我的三盘碟片,我不知道是否经过了你们,要是经过了你们的同意,我将更为高兴和快乐。碟中的你让我百看不厌,特别是你让我的内心升腾起无限的快慰。我的儿子虽然优秀,但他有些偏激、偏执和固执。他的性格竟然赢得了你的理解和接受,也许得宜于他的这种执着。对于去爱你,他无论如何怎样执着都不过分,对于事业与知识,同样如此。只是我怕他在执着中渗进钚和铀,伤害他爱和爱他的人,继而伤害到他无辜。世上的很多人是不应被伤害的,特别是来自自己不论有意与恶意的伤害。

当今世上,只是你和我的儿子,我的那些最爱的人,是我最不容许受到伤害的,不管这种伤害来自哪里,也不管它伤害的程度和大小。

我好想看到你们,但怕你们不适、震惊。我恐惧我们的见面会伤害到你们的一切,哪怕是极其轻微的点滴。虽然我可以找到你们,但我不这样去做。渴望见到你们是爱,不去见你们也是爱。这种爱很矛盾,很牵强,很滑稽,很无奈。但把它们搭建起来,就是一间爱的圣殿,其间供奉的是一颗虽然老旧但仍在搏动的心。这颗心永远永远地为你们的幸福在祈祷着!

好吧,既然我想见到你们,又怕伤害你们,那么,我就好好保存我的电脑,保存那三盘录像碟片,让它们代替真实骨感灵动的你们陪我残生。

儿子有一句话说得很好,那是在你武汉的家中,也是2014年1月1日,在新海景酒楼你家为你举行出阁典礼的舞台上,台上只有你们两个人,我的儿子手持无线话筒,对你也是对你家所有的亲朋好友说:

“有你的地方,就有家!”

闱,这句话说得多好。我的儿子不愧喝了这多年的墨水,不愧带有我一组优秀的基因。要是这句话是他自己的,不是鹦鹉的,那可以作为爱情的座右铭,家庭的传家宝。儿子对你说的这句话,比说爱你千万年更平实,更真实,更结实,也更夯实。他是在将自己的全部交付于你。你是他远航的灯塔,返航的港湾,也是他在航行途中不可或缺的生活区和加油站。你即是你父母的小棉袄,也是我儿子的蓑衣、斗笠和雨靴。他将他的全部交付于你,而你更是他的所有。他的全部和你的所有铸就一块唯一的门牌,编制一个唯一的密码,组合一个唯一的小人。你们两个人的衣帽鞋袜永远都放在同一柜架中,永不分离。这,便是家。

家,对所有的人来说,都具有无限的诱惑与冲击力。

家,对所有的物而言,也具有不灭的痕迹和方位感。

闱,你的丈夫,我的儿子会好好地疼你爱你的,请你接受他的疼与爱,接受他的怜与惜,接受他的温与暖,不要拒绝。如果他无理地固执偏执时,你就用这句话警醒他,鞭策他,疏导他。

这句话即是升温的良药,也是冰镇的苦口。

“刘岚的爸爸妈妈今天没有来到这里,他们在家里也紧张地筹备着。所以我希望,真的,每一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开心、快乐。所以我有一个请求,希望现场所有的朋友们首先将热烈的掌声送给不在现场的刘岚的爸爸妈妈,好吗?

“我相信,爸爸妈妈在家里其实也能够感受到我们这个大厅此时此刻的温暖。”

闱,我好感谢你家所请的那位婚庆仪式主持人,不管是他的口误,还是与相关方沟通不畅,他三次,是三次提到了爸爸。上面所引就是他在你们婚礼现场的讲话。我想,主持人所说的“爸爸”应该是我。在2014年1月1 日和2日的两场婚礼中,只有他提及到我三次。这好让我感动与欣慰。爸爸妈妈本应在一起,可他们分开了,分得只剩下阳光般的妈妈一个人了,而爸爸......

我在欣慰欣喜之余又万分惭愧,我不能为你们的婚礼流一滴汗,出一点力,动一次手。请你接受我因无奈而有愧于你所向你表达的深深沉沉的歉意!

请你一定接受我的歉意,一定!我儿子的,我家的——闱。

闱,在儿子不能接受我之前,请你在这件事上一切尊重他的意愿,我不会像顽童手中的石子,敲碎你们春天的湖面,也不会像堵破败的老墙,挡住你们秋天的金风。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也请你转告我的儿子刘岚。

我相信,儿子有和你一起去国外定居的打算,他和你正在努力中。中国——祖国——祖祖辈辈生存躬耕的——国——家,在有些方面确实不适宜部分人的生活与工作。去吧,去欧洲,澳洲,北美,到真正法制而不是人制的国家去,带上你爸爸妈妈还有婆母。尽管我不知道你们的行期、行踪,但我会用自己尚没出窍的灵与魂,去守护你们,并托扶着你们的车船与飞机,安全抵达你们毕生所要驻足的地方。如果你们车船飞机的前后有一柄蜻蜓,天空有一片流云,那就是我,是我的化身,我的祝福,我的惭愧。

闱:我爱你!

岚:我爱你!

你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担心我会去打搅你们的生活与工作,如果你们为了购车买房,置业创业,为了你们子女的教育与将来,或者是因为某种不能释怀的记忆,在我不能劳动、不能举手,不能投足,不能表达,而只能思想时,请不要考虑会有法律文本送给你们。

尽管我无时不在渴望梦想着与你们的相见,渴望着看到一个未知的小人儿,看到儿子和你收藏的所有照片,但我能够压制自己的冲动。

对你们理应但不能给予我的,

我绝不起诉!

因为,我爱你,爱你们,更爱你们的家。在任何情况下,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动摇我对你的爱,对你们的爱!

我没有任何物质的精神的财富给予你们,只有这唯一的方法。

正如主持人所说的那样“每一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过得开心、快乐!”我不能辜负了他的祝福和愿望,更不能辜负了我自己的血脉与基因!

绝不起诉,让你们生活在宁静、安静、清静、恬静的一方天地中!

在我握持着自己稀薄的人性时,让我为自己的人性举办一次典礼,为自己的血液举行一场仪式,为自己的亲情举持一庭盛宴!

闱:我爱你!

我爱你:岚!

我坚信,撇开汉语母体带来的硬伤和狭隘,用宽广真诚和友善的心地去爱人,爱自己喜爱的人,爱所有的人,不是猥琐与低下,而是阳光与高尚!

所以,我要再次地表白并刻在心灵的碑上——我爱你:儿子!我爱你:媳妇!

2014年5月9日

别梦寒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