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如意包子铺

2018-04-16 17:5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官人 阅读:220

何上君搬来的时候,天空中正下着倾盆大雨。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马路上的路灯因雷电而关闭了,路面上全是雨水。何上君踮着脚,一只手举着行李箱,一只手打着伞,在马路上跳来跳去,像极了一只落水的公鸡。

进了房间之后,何上君将全身的衣服都脱的只剩下一条内裤,然后将湿衣服通通丢尽桶里,这时何上君发现行李箱也湿了大半,便赶紧将箱子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原来是几十本书。等到何上君将一切都归置好时,已经是凌晨了。

大雨不知何时停了,窗外变得寂静无声,水流顺着叶子流到地上,偶尔发出“滴答”的声音。

黑夜里,何上君正在梦乡里游荡,时钟伴随着呼吸声,一点点转动着。

何上君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十二点了,阳光穿过窗户照射在地板上。何上君看着眼前的一切,内心涌起无限的伤感。正发呆时,肚子“咕咕”响了起来。

何上君瞄了一下手里的钥匙,确认拿好后,便关了房门,他可不想刚来就被锁在门外。

走在街道上,何上君审视着周围的一切,他还是第一次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果然,大城市里就是比老家干净,何上君看着一尘不染的马路想到。

但此时的何上君顾不上欣赏美景,他太饿了,只想找一家能够吃饭的地方。他想起来自己从昨天早上开始就没有吃过东西了。

何上君辗转走进一条巷子,突然看到一家写着“如意包子”的小店,定了定,便直接走了进去。

此时包子店里人很少,只有一男一女坐在角落里吃东西。

何上君坐下之后,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问道:吃点什么。

“一笼包子,有鸡蛋汤吗”何上君说道

“有”中年男子点了点头。

“那再给我来一碗鸡蛋汤”何上君说道

中年男子转身离开了。

何上君在等着的间隙,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他发现这个店虽小,却装修的很有品位。柜台是一张红色的木桌子,墙壁上贴的是红白相间的壁纸,连吃饭的餐桌也是红色的。此时另外两位客人已经起身离开,店里只剩他一人了。

没多久,中年男子就将一笼热气腾腾的包子端到何上君的面前。何上君看着眼前香气扑鼻的包子,直接大朵快颐起来。

很快,一笼包子和一碗鸡蛋汤就进入了何上君的肚子里,何上君咂摸着舌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

此时,一位三十出头的腰上围着围裙的女人从里面一个小房间出来了。这个女人头上戴着头套,手上沾满了面粉,何上君看着她,心里想着这应该就是老板娘了。

何上君吃完饭又坐了一会儿,脑海里回想着那个令他伤心又难过的女人,大好的心情随之低落了下去。

将钱交给中年男子之后,何上君便准备转身离开,左脚刚迈出去,身后就响起了“慢走”的女人声音,何上君一愣,下意识地“嗯”了一声,便离开了小店。

回到家之后,何上君拨通了手机,他想给她打个电话,但响了一声就被何上君挂断了,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心里又害怕听到她的声音。想了一会儿,何上君觉得有点困了,便关了灯,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何上君忽然醒了,他看了看窗外,发现外面一片漆黑。此时周围没有一点声音,静的有些吓人。何上君置身在这寂寥的环境里,忽然忘记了自己是在哪里,他想了好久,也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何上君索性坐了起来,没有开灯,只是睁大了眼睛,想看清楚眼前的一切,然而什么都看不到,周围黑压压的一片,仿佛身处无底深渊。过了许久,何上君的内心泛起了一丝的伤感,他想象着她与那个男人的婚礼场景,心脏犹如刀割一般的疼。

此时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小屋里,一个男人正在黑夜里隐隐哭泣,哭声时断时续,泪水顺着手指滑落在小臂上。没有人知道,他为何哭得那么伤心。

一切都将在黎明前结束,这个男人也会开始新的一天,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何上君又去了那家小店,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次店里坐满了人。何上君站着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了一个空位。

此时那对夫妻正手忙脚乱地招呼客人,根本没空搭理坐着的何上君,但他也并不生气,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好长时间,店里的客人逐渐少了,那位老板娘在转身的空隙时,猛然瞥见了坐在角落里的何上君,她看到何上君的桌子前空空如也,于是便赶忙走上前来,面带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刚刚太忙了,没看到你,你吃点什么。何上君笑了笑,说道: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急,给我来一份包子和鸡蛋汤。老板娘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了。

正吃着的时候,何上君突然听到旁边有人争吵的声音,抬头望去,原来是老板和老板娘不知为了什么事吵开了。何上君竖起了耳朵,打算听一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老板突然眼带怒火地吼道:这么明显的假钱你都看不出来吗,你还能干点什么。

老板娘站在柜台里,脸上充满了歉意,低着头弱弱地道:刚刚人太多了,我也没注意,谁知道会有假钱呢。

听了一会儿,何上君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了,正考虑着要不要起身劝阻的时候,一个小女孩从外面跑了过来。

只见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天真地说道:妈妈,妈妈,不要吵了,我害怕。

老板此时还想在说些什么,但看着小女孩那充满恐惧的眼神,便只是愤愤地转过了身,忙自己的事去了。小女孩依旧紧紧地攥着妈妈的手,任由她拉着自己进了里屋。

店里的气氛很快平静了下来,客人们也都低下了头吃饭,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件事。

但何上君还是从老板娘的眼神里看出了伤心和难过,甚至有隐隐的泪花。何上君知道,这种事谁都劝不了她,只能任由她自己去解脱,毕竟那辛辛苦苦挣的钱就这样被骗了,换谁谁心里都不好受。

何上君走出小店时,心里还在同情着这对夫妻俩,他知道,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暗自谴责那个骗子。但他没有想到,自己在走出店门的一霎那,仍然听到了那句“慢走”。何上君回过头,看见那位老板娘脸上的笑容,仿佛什么事都没有。

等到何上君再次去到那家小店的时候,已是三天之后了。

这三天的时间里,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那是一个小城镇,很少有人听说过它的名字。

何上君是在一本书上看到的,那时她正依偎在他的怀里,她看着何上君手上的书,突然被一幅照片吸引住了。

一架破旧的摇摇晃晃的水车矗立在草地上,很远处有两块石头相邻在一起,在湛蓝的天空下,显得孤独无比。她摇晃着何上君的胳膊,撒娇似地说道:你一定要带我去这个地方。何上君被她烦的没有办法,只得点头答应。

但那个小城镇终于还是没能够等来何上君和她,而那架水车和那两块石头,依旧在旷野里遥望。

何上君做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下车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凉爽的风吹在他的脸上,他觉得此刻精神抖擞,没有一丝的疲劳,就像刚刚睡了一个很长时间的觉。

何上君一步步地向前走着,手里紧紧地攥着那本书。他穿过街道,穿过民房,穿过一片片的树林,穿过那个每晚折磨着他的梦。

那架水车出现了,和身后的那两块石头。何上君一动不动地看着它们,像是看望两位素未谋面的老朋友,在阳光的照耀下,它们的身上似乎闪烁出金色的光芒,何上君的眼睛开始涌出了泪水。

他任由它们肆无忌惮地掉落。那一刻,何上君觉得一切都结束了。

临走时,何上君将那本书轻轻地放在了座位上,然后,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人群中。他不知道它会被谁捡走,只是,他清楚地明白,它不再属于他了。

何上君后来又去了那家包子店,和前两次一样,他依然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老板娘一眼就认出了他,不等何上君说话,微笑着问道:还是包子和鸡蛋汤?何上君也笑了笑,点头“嗯”了一声。

他看见忙碌的老板娘的额头上布满了密汗,老板走过去轻轻递了一张纸巾,温柔地叮嘱她休息一会。一旁的小女孩安静地坐在桌子边,认真地写着作业。何上君看着眼前这一幕,那一刻,隐藏在他心中许久的阴霾突然间烟消云散了。凝望着眼前热气腾腾的包子,何上君泪如雨下,混合着那碗鸡蛋汤,一并吞进肚里。

何上君准备回家了,回到那个让他欢喜让他忧的地方。他收拾好一切,将房子退给了房东。

路过那条巷子的时候,何上君停下了脚步,他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回来了,只想在临走时,认真地再看一眼。

站在路口,何上君突然有点怀念那个包子的味道了,他想再进去吃一次,哪怕就一次。但他犹豫着,终究还是觉得算了。

微风吹拂在那个写着“如意包子”的招牌上,笼子散发出的热气飘散在空中,融化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