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只恨身不在周南】

2018-04-16 17:5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紫颜若雪 阅读:691

【只恨身不在周南】

文/紫颜若雪。

农历三月初一。

暮春,微阳,薄寒。

早早的起床,轻描了眉,涂了娇嫩唇彩,略施淡妆,星眸流转、长发在左侧绾了一束,清新俏皮,余者落落垂腰。

轻快穿过小区花园时,微凉的空气中混合着一股清香,无意中瞧见栀子花开了,心里突然柔软的不成样子。

在清晨的薄雾里呀,我对着栀子花,看了许久。

花扇微开,峨眉慵懒,前事休休,颤巍巍,怦然一朵。这一刻,心头漫过你的名字,毫无征兆。

而你,此刻,距我2099公里。中间隔着浩浩荡荡的山红草绿,还隔着那些个烟雨平生,青山共老的想法。

你瞧瞧,我这傻傻模样,该如何是好?这隐藏的心思,无从说起。

我伸手,抚摸白玉般的栀子花,仿佛抚过你捧卷白衫玉立的衣角。 世人都说,春天万般好,清风千缕,万里花州。可是我啊,看春天尔尔,终不及你袖口腕低半分温润。

天空蓝得像梦,跟我身上湖蓝裙子,遥遥呼应。

路上行人疏疏,远远看去,仿佛你走来,擦肩而过,原来只是路人。路人一再回头望我,我知路人眼中的我,美好而清新,可,终究不是你。真想走着走着,在路口就遇见了你,在我最好的年华里。

春光容易虚度,不如早早相逢。

如若相逢。我打算找一个晴朗的日子,某个闲散的午后,与你一同坐在南国一隅的桃花树下的石椅上,关掉世界的声音。我,靠着你宽厚的肩膀。你,握着我素净的手腕。你慢慢翻开一本线装的《诗经》,缓缓給我读周南。

你读,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你读,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你读,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你读,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这一刻,我微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如蝶翅。安心地闭目小憩。听花瓣落下来,落在发梢,落在眉间,落在耳边。

而你,郎朗而诵,看光影从唇边滑过,春林初盛。

我听着听着,就跌入庄生小梦中去。

你读着读着,就穿越时间与空间,退入闲云搭屋,草木藏路,蒹葭苍苍的在水一方。

你我,一梦三千年,可好?

这一刻,周南之中,云水之间,相惜相悦。所有光色都恰到好处。

你呢,眸子清宁。

我呢,低眉若痴。

从今以后, 春好,夏好,秋好,冬好。

人间十二月,四季相安。

温良相待,勿相忘。

【只恨身不在周南】

文/楚未晞。

听到我喜欢你时候,是一个周日下午,我洗了几天以来的衣服,我讨厌用洗衣机,我必须得手洗。洗完衣服我煲了个汤,顺手拿起一本万历十五年,就这么看一会书,看一会火。一段语音传来我喜欢你的时候,阳光从窗户穿到茶几上,汤也开了,关关作响,像极了诗经中关关鸟。那一刻,岁月安闲,流光静好。

他们说诗的巅峰是诗经,诗经的巅峰是周南。

年少时,熟读名句不作他想。待三十年颠沛之后,重新拾起书才发现,原来三千秋以还,我们对于诗,对于表达,对于情感,无一例外都在退化。

周南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周南说,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周南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周南说,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美得隽永,美得平淡而轰烈,美得透过纸背,透过这三千年时间与空间,印在唇耻,印在眉间,印在冬雷阵阵夏雨雪,印在琳琅春气,萧瑟秋声。

诗经里有苟且,有夫妻反目,兄弟相残,有君臣想弑,这是社会。道以寻常,沁入衣脾,沁入骨血,人人心里都有一本诗经。自后,我再也没看过这么美的文字,除了下面这段: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出自民国结婚证书。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