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2018-04-13 13:1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落梅雪舞 阅读:7705

慢煮一次生活,慢摇一窗光阴,看过那快节奏的熙来攘往,漂泊了太久的心,灰蒙蒙着岁月的视线,悄然无声间,忆走远,念已淡。时间长风,吹过了北国风光,吹过了江南烟雨,吹散了皑皑白雪,吹动了乌篷船,也带走童真的日子,带走了似水流年。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半生醒来,已是中年。

日子过的真快,自己感觉还没长大,孩子们的身高标记,涂鸦了满墙,一道道,一截又是一截。还未弄清生命的真正意义,岁月收纳了年轮,恍恍惚惚,大半光阴溜走,我已半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唏嘘不已一响,迁徙的鸟儿,一次次更换了新衣,感言着四十不惑,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儿时盼望着早些长大,盼望着过年,如今却不怎么喜欢,也不愿提及年龄,忌讳一些“衰落、萧瑟、灭亡”之类的词语。只想糊里糊涂,周而复始着,做着那些忙也忙不完的琐碎事情,便是闲暇之余,也不愿去打牌,不去凑热闹。

旅途中,偶尔增生的薄情与寡义,一次次深刻,一次次理解着,于是学会了保护,远离了笑语喧哗,跳出了熙熙攘攘。留一点时间静静地思考,把握些许彩绘,描绘半亩花天锦地,于纸上。只是为了留住一些清辉,陪伴身旁,即便半夜醒来,窗前依旧是皎洁的月光,什么也未走远,还在眼前。

时不时,想起单纯的童年,那一片湛蓝,一群泥鳅般的孩子们,逮蛐蛐,捉蚂蚱;山涧抓鱼,摸虾;爬树掏鸟窝,摘槐花……如此美好的回忆,从来都是回味无穷的卷语。偏离了高山远黛的清幽,彻底忘记了小桥流水的素净,在人头攒动的涌流中,披星戴月,摸爬滚打,为了生活,马不停蹄,逆水行舟着,一团污浊加身,夜幕降临时,怎就,多了些不知所措!

半生醒来已中年,无暇看书看报,无心凑热闹,感觉一夜醒来,花已败,叶已衰,风已冷。“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飘摇的种子,希望找寻一片瓦蓝,一些透亮的地方,释放叹息的语气,可以舒展开来,坐卧简单。

曾几何时,走在车马喧嚣的路上,猛然间,回头已是半生。回忆的沙漏,流香了童年的列车,却不知不觉,忘记了微笑的密码,从来都是言不由衷,打不开的从前,回不去的初夏。早生的华发,染下了容颜迟暮,年轻已是奢侈的回忆,故土的味道已是遥远的游子梦。韶华易逝了流年,抓不着的日夜,半生年华悄然远走,随即老去。

恍惚醒来,已是半生,什么时候明白了,功成名就是云烟,富贵荣华便是尘土。都是凡夫俗子,难免入了俗世,总也放不下,舍不得,看过的那些景致,热泪盈眶着,惹了云雾缭绕,感慨万千,终究是它们美了日常!

文 落梅雪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