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小雪骗婚

2018-04-11 21:4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殷宏章 阅读:3209

天州市葫芦镇小葫芦村,有个年轻小伙子叫英子。圆脸型是大鼻子,短头发是大眼晴。个头不高是相貌端正,性格内向是不爱说话。因为母亲去世早和家境贫寒,所以三十好几是至今未婚。整天过着漂游浪荡的日子,亲戚和朋友见到都很着急。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缘份是你的逃不了,婚姻不是你的求不来。这就想起了赵本山老师唱的一句歌词,有心栽花花不发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父亲说:“儿子,你想找个对象吗?”

英子说:“父亲,想是想,这个家庭的条件,谁又愿意以身相许呢!”

父亲说:“儿子,这会儿姑娘是二十多岁,名字叫小雪。”

英子说:“父亲,这姑娘靠不靠谱,哪里人呀?”

父亲说:“儿子,那姑娘是山南人,我也不知道是否靠谱。不过,你回来可以试一试嘛!”

英子说:“父亲,好的!”

父亲看到儿子在外打工回来了,高兴地说姑姑给介绍对象的事。你一言是我一语,谈起了小雪的事。英子明白了小雪是个山南蛮子,想起了是《六鬼推磨》故事的家乡。那南山县丰乐村是个容易“出鬼”的地方,这是中国民间作者殷宏章提出来了。不仅提到此地让人发慎,而且想到婚事让人不安。心想父亲和姑姑都是一片好意,抱着找对象相亲试一试的态度。依照姑姑的嘱托带上钱买了礼品,英子和父亲坐上车来到了姑姑家。瞧见孩子大舅和侄子来到家,姑姑热情的烧壶水和泡了茶。

姑姑说:“大舅,我去叫小雪表姐,你们在这等会儿!”

父亲说:“孩子姑姑,小雪表姐家住在哪儿?不远吧!”

姑姑说:“大舅,小雪表姐嫁在村西头,不远!”

父亲说:“孩子姑姑,小雪表姐是山南花钱带来的媳妇,没跑吗?”

姑姑说:“大舅,小雪表姐是花钱买来的媳妇,在这男家还生了孩子。跑,不会吧!”

父亲说:“孩子姑姑,你侄子岁数大了,没办法就试一试吧!”

姑姑泡好茶到村西头找小雪表姐,一会儿小雪表姐来到姑姑家了。英子和父亲在姑姑的介绍下,才知道那女人是小雪的表姐。看见小雪表姐是相貌丑陋,她蓬头历齿是黝黑的脸蛋。说话的口音明显不是天州人,家住南山县兰瓜镇丰乐村。自称是远方山南姨娘家小雪的表姐,听说小雪表姐嫁到天州生活的富裕。山南地处祖国的边疆,地域经济限制的影响。她说小雪想在天州找个婆家,心想远离那穷山僻壤的地方。如果在天州找到合适的男人,那就在婆家死心踏地过日子。小雪说结婚没有什么要求,你们看着给点彩礼就行了。

“英子,我看长得还行,怎么就找不到媳妇?”

“侄子长得是可以,谁说不是呢!”

“母亲不在没人管,看来家庭是够困难了。”

“小雪表姐,你说的对了!如果家庭条件好,那么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英子她姑,你们拿点路费我先回老家一趟,至于结婚彩礼等小雪领来再说吧!”

“嗯!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小雪表姐拿着5000元的路费,她坐车就回到山南老家的村里。瞧见小雪家三间土墙瓦屋的房子,走进门看见屋里没有像样的摆设。客厅有个矮小的四方桌子,那桌子旁边有四个小板凳。厨房有个土制的灶台,轻轻揭开破旧的锅盖,瞧见一口生锈的铁锅,看样生活是十分困难。卧室有一个掉漆的书桌,旁边有两张要散架的床,简陋的房间里没有橱柜,墙上是到处都有蜘蛛网。小雪和丈夫围在桌子边吃饭,两个孩子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心想小雪家还是没变样,日子过得总是苦巴巴了。

“表姐,你吃饭了吗?”

“小雪,我来吃过饭了,你别客气!”

“表姐,真稀客,你来有事吗?”

“小雪,你家的日子一点没变,想不想赚钱呀!”

“表姐,真能开玩笑,谁不想赚钱呦?”

“小雪,我有个赚钱的路子,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

小雪看了看丈夫和两个孩子,她是放下手中正在吃饭的碗。拉着小雪表姐的手走进卧室,关上门两个人都坐在了床边。她们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看见两人的表情都非常开心。表示小葫芦村男多女少是个好地方,那里男人不好找媳妇是赚钱好路子。小雪你假装是没结婚的姑娘,想在富裕的天州寻找个婆家,彩礼钱拿到手咱们三七分成,然后你到“男人”家假装过日子。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看你“男人”家经济情况摸清底细,想方设法设圈套再来慢慢赚钱。你要察言观色多留心眼,找出脱身借口以免后患。一旦是露出马脚,立马放鸽子走人。

小雪,这是个赚钱的好路子,你敢干吗?

表姐,那是啥好路子,不就是以结婚骗钱嘛!

小雪,是的。都说干骗婚的行业,不累还能赚大钱!

表姐,你胆子真大,不行!骗婚有风险,那是犯法呀?

小雪,瞧一瞧,你过的日子!我帮你干一票,咱们赚到钱就不干了。

表姐,你说的话是在理,打工赚钱太累了,这不是小事,容我想一想!

英子接到了姑姑打来的电话,小雪和她表姐从山南回来了。要求两个人是见个面,看看双方是否愿意了。英子接了电话坐车来到姑姑家,他和小雪在姑姑家里是见上面。英子瞟了一眼小雪心里说长得还行,小雪羞涩的看了英子一眼露出笑脸。父亲和姑姑瞧见小雪的表情,似乎感觉小雪姑娘挺满意。在姑姑家招待她们吃了一顿饭,互相交流了情况和达成了协议。父亲付了小雪表姐8000元感谢费,领证又一次性付68000元彩礼。她们的婚姻没有情真意切,她们的眼里只有金钱交易。没有办喜酒是没有陪嫁妆,英子和小雪就走到了一起。

姑姑说:“英子,你和小雪在一起,生活过的好吗?”

英子说:“姑姑,嗯!还行。”

姑姑说:“侄子,小雪是外地人,对她底细都不清楚。你钱把紧点,平时给她点生活费。”

英子说:“姑姑,这我心里有数,放心吧!”

姑姑说:“侄子,小雪你要看紧点,多留心别让她跑了!”

英子说:“姑姑,不,不会吧!”

小雪和英子“结婚”不长时间,三天两头的张口闭口要钱。今天是山南老家妈妈生日,明日又说是老家奶奶生病。总之,说来说去就要英子出钱,不拿钱她就鼓着嘴生气。没办法英子只好拿了点钱,想不到小雪才露出笑脸。看见英子不把存折交出来,心想设计圈套梦想没实现。如果继续在这留下来,那也白白在这空等一场。想到山南的丈夫和两个孩子,内心是日不能思和夜不能寐。她表姐和小雪用手机说了一番话,两个人在电话里瞧见是有说有笑。为了摆脱这场不实的“婚姻”,不如趁早离开是一走了之。

英子,老家奶奶去世了,我的回家一趟。你别急!我过几天就回来了。

小雪,前些天你说奶奶生病,这么快现在就去世了?

英子,你仔细的想一想,有拿奶奶去世来开玩笑了!

小雪,你说的也对,正常人是不会了。

英子,这会儿回家,你拿点路费就行了!

小雪,你奶奶去世,拿点路费哪行!不行,应该多拿点钱。

她离开天州就再也没回来了,像人间蒸发从起失去了联系。英子和姑姑带着疑惑找小雪表姐,谁知村西头小雪的表姐也失踪了。英子听到小雪表姐“婆家”人的话,站着顿时两眼一抹黑是傻了。不一会儿提起精神说了话,既然是骗婚人走了就算了。英子跟父亲说小雪是骗婚,咱们父子的想法是“赌输”了。没想到两年后的有一天,南州警方给英子打了电话;没想到小雪和山南丈夫假离婚,利用结婚为幌子到处相亲骗钱。在南州市乡村骗婚不慎被抓,依法批捕判了刑后悔来不急了。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